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Two of us

今天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也是和假正经一起回家的。

鸣子趴在桌子上思绪有些混乱,事实上自己和假正经交往有差不多两个星期了。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不过如果真的像少女漫画一样充斥粉红泡泡的话鸣子自己想来都有些恶心,按捺不住这份烦躁鸣子最后还是决定出门去买点夜宵吃。

仔细想想告白也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在做国王游戏的时候正好是卷岛抽到的国王,卷岛轻描淡写地让抽到3号签和5号签的人说出自己喜欢的人。

“……”可疑的沉默之后小野田忽然兴高采烈地来了一句,“当然是hime啦!”

“那么还有一个呢?”

今泉这个时候淡定地举起了手,然后在平静的不能更平静的时候抛下一颗重磅炸弹。

“是鸣...

双向暗恋

对着暑假作业发呆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鸣子终于在小野田的电话中得到了救赎,对方邀请自己去家里一起解决作业,雀跃的心情随着一句“鸣子你要不要把今泉请过来?”而复杂起来。嘟囔了一句“谁要请那个假正经”就这样挂了电话。

最糟糕的莫过于此。

鸣子在手机里存了今泉的电话,电话簿上“假正经”三个字清晰可见。那是在放暑假之前部员们本着暑假约出来一起骑自行车的名义互相交换了电话和邮箱。鸣子陆续和小野田以及几个前辈这样交换了,到了只剩下今泉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实际上可以毫不介意地说:“假正经你的手机号是什么?”但是犹豫了些许时间却说不出一个字,连迈开脚都觉得有点微妙,在纠结了很久终于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对方占...

Sparks Fly

按了随即播放键之后产生出来的脑洞。


在和真波山岳成为恋人之后小野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事实上从结束高中时期三年的暗恋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无可奈何的境地。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兴奋地打电话过去向对方确认彼此是不是在一个学校。迎着漫天的蝉鸣向对方告了白。

真波果不出所料还是去了别的大学,只不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罢了。告完白就立刻挂了电话,甚至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过了好几天才得到了回复。对方只是简简单单的这么一句话:

“说起来坂道君上次说的话,我稍微考虑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答应了。”

公式化的语气,似乎是故意地疏离,在抬起头的一瞬间小野田看见了真波耐人寻味的笑颜,...

Ember【3】

吸血鬼paro


【3】

小野田无言以对,真波不再看着他转头示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一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闷。最后小野田还是决定和真波再上楼逛几圈。一直以来和真波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虽然有些尴尬,却已习惯了这样的冷场。

“真波君?”

真波对这一个抓娃娃机正在若有所思地盯着里面的海豚玩偶。小野田跑上去就扔了硬币下去弄起来。

“这个我很擅长玩哦!以前这里有过lovehime的玩偶所以练了好久!”没有再看真波小野田就熟悉地操弄了起来。真波只是仔细地从玻璃的反射中看着小野田的神情。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不愧是坂道君呢。”说出了自己一贯会说的话,却明白这并不是自己...

Ember【2】

真波最后还是没有回小野田家里,他在东堂的劝导下最后还是去了会所——毕竟吸血鬼在人类社会安定地生活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别的什么都是需要登记收录的,因此也经常会有犯了禁令的吸血鬼接受处罚之类的。真波主要只是去登个记看看能不能混个身份什么的……当然也不是没有考试什么的,否则真的就乱了套了。一般来说吸血鬼如果愿意的话也是可以融入人类社会的,就比如东堂。

对于真波来说虽然麻烦但起码也是个保障,不过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小野田。能够捕捉到对方一瞬间的恐惧,那是怎样也掩盖不了的。那毕竟是天性。如果回去的话对方必定会对他更好来表示对自己的好意,小野田是个很温柔的人,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反而让...

我的少年

今泉俊辅看见鸣子在吃冰激凌的时候悄悄的舒张了一下五指。不如说自己有点难以平息的紧张。说起来今天本来是小野田约了鸣子和自己去看lovehime的新剧场版。结果小野田却忽然被拉走了。鸣子本来想要安慰一下小野田却被对方告知说自己早就在首映日去过了只是想多看两遍所以买了好几张票子。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有那么一点尴尬的场面。鸣子一路上和自己瞎扯了一会就沉默地弄起了手机,自己只是低下头来看向鸣子却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还没怎么尝试过两个人看电影的感觉,简直就像约会一样。想到这里今泉用手指轻轻地摩擦了一下银白色的栏杆,融合着铁锈和少年的气息——后者来自于身边这个家伙。鸣子是一个一直充满活力的人,开心的时候...

Here comes the sun【短】

高中毕业那年暑假荒北去了图书馆打工,起因不过是母亲的一句无心之言,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不如出去打工,结果路过家里附近的图书馆的时候看见招聘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这么做了。现在想来不过是脑子一热,不过也让无所事事的自己有了点事干。

所幸的是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会过来,想到这里刚刚整理完书坐下弄电脑的荒北理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地立下了这样一个flag。当他看见新开推门进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立马转过身去,一边嘀咕着我为什么要躲就悄悄坐了下来,感觉得到狐疑的视线在自己这边扫了几眼,等到没事之后才侧过身去。

新开坐的位置正好背对着自己,荒北松了口气。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事实证明脑子一热的那股劲还没有...

ember

脑洞,一点也不正经,瞎写写的吸血鬼paro


小野田坂道在上个星期五之前一直过着非常平常的日子,作为一个热爱动画和自行车的普通高中生,小野田坂道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什么非日常的事件。在看完最新一集的lovehime更新之后家里忽然就断了电。一边苦恼着没有把片尾曲听完一边开始手忙脚乱地寻找起了蜡烛,向楼下的爸妈说了声没事之后便安心地打开了手机。

在点亮蜡烛的一瞬间,就看见对面一张看上去有点虚弱的脸。很显然是个奇怪的入侵者。对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微笑了一下,把小野田还未呼出口的惊叫压了回去。

“那个……果然还是要自我介绍吧。”少年微笑着仿佛这只是平常至极的一次相见,“我叫真...

且听时光低语【竹马设定】

时光在踌躇之心的琴弦上跑过去,奏出忧郁的乐声。*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在五岁那年在市政府幼儿园认识的,那天是什么样的天气黄少天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女教师并不轻松的表情,孩子的脸上含着浅浅的笑意,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仿佛在进行什么肃穆的仪式。

“我叫喻文州。很高兴能成为你们的一员。”

平淡的,安逸至极的语气,像是轻轻漾开的微波,拂过了水面。黄少天是第一个撇开视线的人。殊不知那一刻喻文州的视线正好落在他身上。

喻文州确实是个很安静的人,他的身体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似乎是在婴儿时期得过什么重病,黄少天也不怎么听到父母谈起喻文州的...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再次和真波山岳的重逢是在大学的联谊活动上,小野田倒是多少有点惊讶,不如说因为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过再次和真波相遇的场景。小野田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依旧是没有放弃对于自行车和动画的喜爱。并没有和高中时期的好友念同一所大学,偶尔也能在秋叶原遇到今泉和鸣子。相见之后互相打个照面说几句就分手离开,但也并没有生疏的感觉。


无论是箱根的友人还是前辈偶尔也会有短信来往。只有在骑自行车的时候才会缅怀过去的那段岁月。

对于小野田而言那段日子并不仅仅意味着青春的热血与友谊的羁绊,在那些大片大片的回忆的缝隙中还蕴藏着星星点点的,不可言喻的情愫。


我们称之为学生时代的暗恋。...

覆水难收

山坂/少量东卷,摸鱼产物


【1】

“所以说……小野田君,你喜欢我对吧?”

“诶……真波君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

对上真波忽然冷淡下来的目光,小野田一下子有些乱了阵脚。

“怎么说…作为…我是很喜欢真波君啦……但是……”

“是这样吗。”


本来是东堂和卷岛两个人的聚餐,因为众人的加入热闹了起来,而这么一来气氛反而尴尬了起来。根本掌握不好节奏,小野田多少还是有点沮丧,总觉得自己确实有段时间没有和真波好好讲话了,对方有意无意地回避以及令人极其不舒服的笑容着实很不习惯。

东堂也不是没有语重心长地说过小野田你对上真波那小子在这方面根本不是对手。

然后就这样意味...

"我来让你面对现实,你喜欢的人是我。"
From 易风间<<日界线>>

猪妞小说里就是特别喜欢这句话w

温柔的叹息

摸鱼段子,主遥贵,含伸文,kanokido


能听到轻轻的声息,失而复得的他就在身边安静得画着画,一瞬间什么都沉寂下来。贵音叹了一口气,笔尖拂过画纸的声音顷刻间堙没在温柔的叹息中。

离永无止境的八月十五已经过去很久了。而此刻的自己依旧没有说出铭记于心的那么几个字。大抵是这样的时光过于悠然,紧紧抓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消失殆尽。

“贵音?”九之濑遥的声音不紧不慢得响起,像是注意到了贵音的局促不安。

“诶诶啊!打扰到你了吗?”

对上少年清澈的双眸贵音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沉默着撇开了视线。手抓着衣服的花边像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说起来自己唯独就是对这个家伙没有办...

最热的cp...就ACG来说是米英和静临吧...全职是喻黄orz
冷西皮萌的不多也就是魔理莎和帕秋莉orz全职里大概是张安...

到死都未说出口的【静临/BE三十题衍生】

今年是个不得了的暖冬,不过才一月末尾,在正午时分也是暖意滋生。日夜温差有些大,让平和岛静雄这样体魄强健的人都有些感冒。即使如此平和岛静雄也一如既往地很烦躁,烦躁的原因却不得而知。要说的话罪魁祸首早在几年前就不在人世——曾经的新宿最恶折原临也。死因是自杀,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当事人平和岛静雄没有辩解,折原临也的一纸遗书却为他开脱了一切罪名。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岸谷新罗只是摇摇头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着。

只是自那以后平和岛静雄就安分了很多,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就算外界声称自杀,还是有不少人感激平和岛静雄所谓的除害行动。

“无论是不是静雄先生下的手,折原临也死掉真是太好了。”...

Trouble

(壹)

吉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冤家。从幼儿园开始,吉尔就一直纠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活在这个死女人的阴影下,没错,无所不能的本大爷怎么会随便被一个女人压在脚下呢?无数遍这样思考过以后吉尔再次审视现在的处境,对面的伊丽莎白笑得一脸天真。切,又输了,阿列,几胜几负呢。好像是0胜354负来着。原来本大爷这么男人让了伊莎这么多战本大爷我真是太帅了——

“不是玩了吗你这八婆!”

“不许躲!”

你这家伙在前天不是已经注意到自己性别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可怕!吉尔在心里腹诽着,伊莎似乎还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吉尔啊——”

“欸,白色的。”

“你往哪里看啊啊啊!”

老天保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