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温柔的叹息

摸鱼段子,主遥贵,含伸文,kanokido



 

能听到轻轻的声息,失而复得的他就在身边安静得画着画,一瞬间什么都沉寂下来。贵音叹了一口气,笔尖拂过画纸的声音顷刻间堙没在温柔的叹息中。

离永无止境的八月十五已经过去很久了。而此刻的自己依旧没有说出铭记于心的那么几个字。大抵是这样的时光过于悠然,紧紧抓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消失殆尽。

“贵音?”九之濑遥的声音不紧不慢得响起,像是注意到了贵音的局促不安。

“诶诶啊!打扰到你了吗?”

对上少年清澈的双眸贵音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沉默着撇开了视线。手抓着衣服的花边像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说起来自己唯独就是对这个家伙没有办法呢。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还是会为对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而心跳不已。

伸太郎曾一脸淡定得吐槽过自己:“贵音你这根本是把遥当作生化武器还是别的什么可怕的东西吧?!”贵音想也没想,一脚就这么踹了上去。

太过分了,自己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点慌张而已嘛。那家伙对文乃的时候不也是一样的不对好像明明比自己更严重。但是无论是谁都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处理这个问题。

“贵音今天……穿的很漂亮。”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在说着什么天气之类的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是内容偏偏这么要人命。虽然来之前是有认真地打扮了一下,但是听到这个确实是意料之外的称赞。

“你说什么嘛……”完全无法应对这样直白的对方,想要打着马虎眼就过去了。所以说实在是太失策了,榎本贵音这么想着,完全忘记了想要约遥出去散步的初心。一碰上九之濑遥就全部乱套了。像是想要逃跑一般就这样冲出来画室,觉得自已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只能继续向前跑着。

“贵音……?”遥觉得今天的贵音确实很奇怪,想也没想决定还是先追上去再说。

未完成的画布上,赫然是少女微红的侧脸。

 

伸太郎接到遥的电话的时候感觉不太妙,对方很少露出这么焦急的语气,不过想来还是为了贵音吧。想了想还是偷偷违背了FFF团的团规难得助攻了一把。想来如果文乃还在的话现在大概还在温柔得笑着吧。

那家伙,确实是很爱操心的性格呢,否则也不会有目隐团的存在。

总是能听到她轻轻得叹了一口起,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那样无奈得笑着,和每天都阴沉兮兮的自己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明明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最后还是承担了这么多。

听到自己的声音那样轻轻得响起,像极了早就离开的那个人。

文乃这个笨蛋,究竟改变了多少人啊。

 

“所以说kido我们今天又要多买一份伙食了吗?”seto的表情有些微妙。

“啊……真是麻烦呢。”

 

在基地边上转来转去最后还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假装四处看风景,贵音觉得今天的自己完完全全蠢毙了。想想究竟是为什么狼狈到这种地步。依旧还是甩不开思绪。

“贵音为什么要逃走啊?”

“遥才是的,为什么要说那些奇怪的话啦!”

“可是贵音确实很好看啊。”遥的表情没有一丝不自然,“伸太郎说贵音你在害羞啊。”

“!!!!我没有!!伸太郎那个混蛋!所以说你快点回去倒是真的啦!”

“可是画画的素材没有了。”一把拉过贵音,遥这么淡定自若的说着,“没有素材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画啊。”

 

“kido你为什么多准备了一双碗筷啊?是不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孩子啊kido我觉得好感动要不我们今天晚上----”

 

“mari别看。”seto机智得捂住了mari的双眼,“会造成阴影的。”

 

果然大家还是过得很开心呢。

那是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温柔的叹息。

 


评论
热度(8)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