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覆水难收

山坂/少量东卷,摸鱼产物


【1】

“所以说……小野田君,你喜欢我对吧?”

“诶……真波君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

对上真波忽然冷淡下来的目光,小野田一下子有些乱了阵脚。

“怎么说…作为…我是很喜欢真波君啦……但是……”

“是这样吗。”

 

本来是东堂和卷岛两个人的聚餐,因为众人的加入热闹了起来,而这么一来气氛反而尴尬了起来。根本掌握不好节奏,小野田多少还是有点沮丧,总觉得自己确实有段时间没有和真波好好讲话了,对方有意无意地回避以及令人极其不舒服的笑容着实很不习惯。

东堂也不是没有语重心长地说过小野田你对上真波那小子在这方面根本不是对手。

然后就这样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卷岛前辈倒是打起了圆场。就算再迟钝的人也明白两位前辈的劝阻,但却反而加剧了自己那份呼之欲出的情感。

不知何时走向了覆水难收的地步。

 

【2】

真波山岳向来知道自己是个有点狡猾的人,但似乎在对待小野田这一点上变本加厉了,明明知道对方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却忍不住如此。在输给对方之后不是没有过非常郁闷的时期,看着对方一贯的元气却不知道怎么办。

即使如此自己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能感觉到小野田对自己的感情似乎超出了友谊的范畴,对方似乎是意识到了,手忙脚乱地样子偶尔也会让人觉得很——用可爱这个词怎么说也太过了,从冰凉的地板上坐了起来,真波无奈地想着。

雨声似乎还没有停止过,给人一种暧昧不清,湿湿的粘稠的心情。

好像刻意忘记了小野田前两天的邀约,现在走的话或许还不会迟到。毕竟难得卷岛前辈回来一趟,之前东堂前辈可开心的不得了呢。事实上自己从昨天起就没开过手机像是刻意斩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到时候微笑着抱着歉意说忘记了也一定会得到原谅的,可是这份躁动不安的心情又是什么呢。一定要说的话,还是想要见小野田吧。

说到底一开始就踏出这一步的还是自己。

 

真波其实几乎没有想过恋爱这种东西,偶然间见到小野田对着动画那样开心的笑容忽然有些不适,总觉得这样的表情从来没有在爬坡或者日常生活中间见过。

让自己感到很不舒服。

因为在骑自行车外两个人没有任何共同语言,难以想象日后的生活中两个人如果都脱离自行车会是怎样的尴尬境地,一时间竟然有了坂道君要是脱离了我的生活会怎样的假设。正因为意识到小野田对自己已经重要到这样的程度,所以才会刻意冷淡,想想是不是能从这份感情中逃开。

即使对方似乎也喜欢上了自己。这样想想还是太狡猾了。

其实自己也很排斥这样做啊。

抱着这样的心情出门了,前辈们还真是不会选日子,偏偏挑下雨的时节,如果出太阳的话还可以吃完饭去爬坡不是么。

然后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了那样糟糕的问题把现场的气氛弄得一团糟,到底是怎么了呢。

为了避免尴尬在洗手间稍微冷静了一下,回去之后坐在自己身边的小野田已经跑到卷岛身边去说话了。心情于是愈加烦躁起来

“自作自受啊真波,”东堂也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说起来刚刚小卷都有点不开心诶。”

 

【3】

“小野田要过来吃点吗?”看见这样皇而堂之离去的真波卷岛当然是不会开心的,无论如何小野田也算是自己很看重的后辈,荒北只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只是看上去那样罢了。

很显然还没从刚刚的对话中恢复过来,脸颊的温度不正常地高,拿过可乐贴在脸上又感到了微妙的凉感。真波给自己的感觉和往常不太一样,或许是有段时间没有见面的缘故。短信和电话大多石沉大海,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真波讨厌的事。

对真波的消失没由来的恐慌,显而易见的是那份稍纵即逝的失落与不甘。

然后在认真地询问卷岛前辈之后得到了你不会是喜欢上真波那家伙了吧的回复接下来电话就这么挂断了,没过几天卷岛就告诉自己了真波并没有女友之类的事情。

无论如何多少还是有点高兴的,但是真波对此又是怎么想的呢。

似乎恋爱是永远的谜题,就算是所向披靡的公主都会在上面栽跟头,又何况是自己这个只会骑自行车的死宅。但是love&hime的动画里总是能有大团圆的结局,想起鸣子最近也总是在对自己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之类的话。

说不定可以见到真波,这么想着烦恼便烟消云散了。

 

见到对方的心情当然还是非常激动的,不只是有意无意真波身边的座位空着,就这样坐上去,回头确认了一下没有人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自己,刚安下心来就遇到了莫名其妙的问题。

仿佛是在给梦中的自己点亮了灯火一般,送出了喜欢这两个敲到好处的词语。可是真波之后依旧是有些微妙的态度。以至于自己怀疑刚刚那个有点陌生有点冷漠的真波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被几个前辈倒是好好地慰问了一番,就连一直不明真相的鸣子都表达出了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一边的看法。

“真波君……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只是问问坂道君对我的看法而已。”

“真波君最近手机总是关机……心情不好吗?”

“坂道君对我很关心呢。”

对话就搁浅在了那里。午后天空明朗了一点,天气却还是没有好转,说到底今天的真波总觉得还是哪里不太对头呢。

“我要是喜欢坂道君的话,坂道君会怎么想呢?”

“诶诶诶诶真真真波君……应该会……很高兴吧。”

 

【4】

东堂尽八对自己这个叫真波山岳的后辈充满了不满的情绪。好不容易接到了小卷亲自打来的电话高兴地在地板上滚了三圈然后激动地跑去部室大吼一声哈哈哈小卷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然后得意满满地接起,结果对方一上来就是打听真波的动向。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一定是真波和小野田闹了什么别扭结果找上了小卷,然后自己用尽了全身的仇恨值盯了真波一会才离开。

当然碍于小卷的要求只好和盘托出,并且的出了这两个人确实很麻烦的结论。

毕竟真波的想法没有人清楚,甚至包括真波本人。

倒不是不看好这两位后辈,只不过觉得两个人如果只是这样的关系无妨,走到一起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说到底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喜爱爬坡而已。

所谓覆水难收大概就是这样的境地,但完全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卷岛虽然远在英国但对这两个人倒是非常异常关心,果然小卷还是个爱操心的老好人啊。

但不管小卷怎么操心,这件事最终走向的决定权还是在真波和小野田手里,如果是小野田说不定可以收服——不对接受真波,那个戴着眼镜的少年,让人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谓意外性大概就是这个吧。

不过小卷总是要回来了呢,想到这里东堂激动地手一抖,被手机狠狠地打了脸。

 

比起还算悠哉的东堂尽八卷岛倒是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糟糕。不过每次想和东堂讲着件事结果都被牵着鼻子走了。到后来自己都有些let it go的想法了。

反正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如听之任之。

 

所有人都忘记了真波山岳是个多么随心所欲的家伙。

 

【5】

“不接坂道君的电话和邮件都是有原因的啊。”

“欸……为什么?”

“因为一听到坂道君的声音,看到坂道君的短信,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平复心情啊。”

“……”

“其实我喜欢坂道君。”真波倒是一如既往得笃定着,浑然不顾已经脸红到某个极端的小野田,“所以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啊。真的很让人困扰啊。”

“真……真波君,我……”

 

【6】

告白了。

真波山岳其实自己也很奇怪这个举动,或许只是抑制不住那份满满的心情罢了。感觉到空气中席卷着泥土的味道,路边的积水以极快的速度涌入下水道。像是没有办法阻止一般。

从一开始就明了自己喜欢小野田,从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这么做,只是没有想到真的做到了。反正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说到底从递过水壶的时候还未曾想过会和这个少年有这样的故事。

 

“我大概……也喜欢真波君吧。”

 

声音低下不少,简直像是喃喃自语,轻微到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地步。小野田还是有点气馁的。

 

“我听见了。”

 

雨滴在玻璃上顺势而下汇聚成细细的水流拂过干净的窗沿,小野田从玻璃的反射中看见了真波的笑容。

那是他最熟悉的,最安心的笑容。

 

【7】

覆水难收,比喻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挽回。

但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至少恋爱的这份心情是不会停下来的。

    

【8】

 “我好高兴……坂道君果然也喜欢我呢。”

 

至于未来会发生什么管他去吧,反正已经覆水难收了

 

END

 

 


评论(2)
热度(69)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