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再次和真波山岳的重逢是在大学的联谊活动上,小野田倒是多少有点惊讶,不如说因为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过再次和真波相遇的场景。小野田考上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依旧是没有放弃对于自行车和动画的喜爱。并没有和高中时期的好友念同一所大学,偶尔也能在秋叶原遇到今泉和鸣子。相见之后互相打个照面说几句就分手离开,但也并没有生疏的感觉。

 

无论是箱根的友人还是前辈偶尔也会有短信来往。只有在骑自行车的时候才会缅怀过去的那段岁月。

对于小野田而言那段日子并不仅仅意味着青春的热血与友谊的羁绊,在那些大片大片的回忆的缝隙中还蕴藏着星星点点的,不可言喻的情愫。

 

我们称之为学生时代的暗恋。

 

 

曾经参加自行车部的聚会,期间多少都会牵扯到箱根。每次提到真波山岳的时候小野田总是全神贯注起来。结果在被问到与对方有否联系的时候却答不上话来支支吾吾了半天。其实之前和真波在交换电话和邮箱地址的时候对方就说了自己并不擅长使用手机之类的话。所以当小野田发现真波已经吝啬到连逢年过节的祝福短信都不发一封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停止了单方面的交流。短信总是石沉大海,却又不敢打电话过去。

 

“不联系的话,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的啊。”

“假正经你瞎说什么呢明明之前小野田和真波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好!”

 

听到今泉的话,感觉像是指腹被笔尖扎到的那种锐痛感,暗自感叹了一句今泉和鸣子的打闹倒是一贯地没有变过,小野田只好把视线从面前的生鱼片移向对面的卷岛微微笑了一下。

 

“说的也是啊,真波君也一定很忙的。而且真波君.......也不是那么冷漠的人吧。”

 

说完就用筷子去了面前触手可及的食物沾了酱料放入口中。芥末的味道算不上特别辛辣倒是刚刚好的样子,手以细微的程度颤抖了一下,舌尖触碰的滑腻感挥之不去。像是求救般地再向卷岛看了一眼。卷岛只是无奈的耸耸肩稍微认同了一下。鸣子放下心来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小野田多少有些幸庆这场风波的平息。

 

其实从某种方面上来说自己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许真波并不是那么温柔的人也说不定。最早对真波的好感不过是一起爬坡很开心的人。逐渐逐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喜欢上了对方。潜意识里对方就是温柔又可靠的人,后来冷静下来想想或许并非如此。

 

刚刚升入大学之后也曾经满腔热血跑去真波的大学找对方,结果只见到了对方的青梅竹马,对方倒是震惊了一会才开始了这段对话。

 

“原来真波君他......也有这样的朋友啊。”

“诶诶......什么意思?”

“说起来你是真波高中的时候骑车认识的好朋友吧!怪不得如此呢。”女生只是一本正经地担心着,“真波君他虽然人缘很好但感觉没有特别要好的那种——当然他和自行车部的前辈后辈感情也很好,但总觉得或许并没有那么热心。所以看到有人不远千里来见他的时候总觉得不可思议呢。”

 

那个时候简直想要落荒而逃。后来和她讲了很多,结果在对方的一再挽留下还是抱着晚上有事就不等真波的借口离开了。早就知道要面对这样的现实。自己完完全全不了解真波山岳这个人。多少有点沮丧,也有点原来离开了自行车的真波是这样的人的惊讶。

 

那份炽热的情感并没有收到影响,却着实留下了别的什么东西晚上在外面吃了拉面却还是解决不了心口的郁闷感。事实上更早就有点注意到了对方并不是自己眼里那个温和微笑着的人,却选择性忽略了。自那以后又发现了真波除了打电话约自己出去骑车之外没有任何要联系自己的迹象,于是也断了短信,重新审视自己的做法。

 

却仍然束手无策。

 

小野田下意识地咬了嘴唇,却被残余的芥末呛了半天。

 

 

“有的时候感觉风就像是翅膀一样呢。”真波在和小野田骑车的时候曾这么说过。小野田看着真波的后背,仿佛确实有那么一双翅膀在哪里一样。或许是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让人根本摸不透。

“真波君果然......很厉害呢。”

两个人就这么骑着自行车向无尽的山坡一路飞过去,想要延生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联系一断就是一年,这样的日子却也没有失色多少,本来真波在自己的生活里所占据的就不多。所以在见到对方的时候愣住的反而是小野田。

 

“坂道君......好久不见呢。”

“真...真波君!确实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呢。”

 

以这样的对话做了开场白就注定会冷场。但抱着确实是该把这件事情了解的态度开始和真波瞎扯。对方多少也是有点惊讶但依旧微笑着符合。小野田感觉到自己明显加速的心跳忽然明了了自己对真波的喜欢确实没有丝毫减少的事实。即使有在担心自己不了解的真波君会是怎样,却在一知半解之后依旧勇往直前。大概也就是卷岛前辈所说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性格使然吧。

 

但似乎撞上了也不想回头呢。

 

再怎么怀疑再怎么不安自己喜欢的确确实实还是真波山岳,否则在意识到真波并不那么温柔之后就早该停止了。

小野田仿佛又看到了那几乎是透明的蓝色,一如彼此之间的情感。

 

“说起来小野田是换手机了吗?”

“欸?”

最终还是让对方活跃起了气氛,却是自己一头雾水的问题。只好笑着回答说:

”没有啊。“

殊不知这一句话同样激起了对方心里的千层浪。

 

 

 

其实真波山岳也是有自己很苦恼的事情。虽然上了大学之后自己依旧过的很舒心,也找到了更多一起骑自行车的伙伴们,但是和小野田的关系确实日渐生疏了起来。对方发来的短信简直能够让人相信到他敲下每一个字的神情,但是对着这样充斥着情感的话语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总是轻轻地摩擦这键盘却不知所措,想了很久还是不打算回复。等到下一次打电话约对方的时候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以小野田的性格多半不会再谈起这件事,现在想来确实狡猾又过分地可以。听到对方高兴中带着失落的语气有的时候确实会有负罪感,但是见到对方的时候一心想着爬坡就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说到底,还是自作自受。

 

因此在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接到对方的短信之后真波少见地慌了神。找到东堂求证之后发现对方并没有换掉电话号码。只好摆出一贯的笑容请走了一脸狐疑的山神大人。想要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却忽然发觉自己没有丝毫的理由。再次平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在乎究竟有多深。与其说是在乎不如说是带着点孩子气的任性。

 

总不能像小野田看的动画里的那些大小姐们一样劈头盖脸地打个电话过去用甜到发腻的嗓音吼一句“为什么不再发短信了!“这么做,想想都有点恶寒。反倒是在和青梅竹马谈话的间隙才了解到对方来找过自己的事情。

 

“起来小野田君说什么完全不了解真波君你呢......”总是板着脸的对方显出了浅浅的笑意,“不过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关系还是很好的。只是小野田君好像没有什么自信的样子。”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却依旧一筹莫展。等到意识到两个人断交这个事实后非常非常的失落。但总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也过激了。平时朋友离开自己也是经常的事,却没有这么焦虑过。虽然在外人看来自己还是一副悠哉悠哉得样子。或许小野田坂道确实是个特殊的存在。

 

偶然间遇见对方的时候吃了一惊,然后就这样奇怪地开展了对话。听到小野田大方地承认自己没有换手机之后多少有点生气,但是却毫无道理,虽然察觉到自己对小野田的情感特殊但也只是忽略了这个问题。

 

“明天有空吗?”

“嗯......真波君?”

“一起去骑自行车吧,我来找坂道君好了。”

 

对话搁浅在那里,两个人在喧嚣的会场里显得格外安静。不时会有女孩子来问真波要电话号码,真波只是淡定地拒绝。

 

“说起来真波君很受欢迎啊......没有女朋友吗?”

“没有啊。”仿佛是在模仿小野田刚才的语气,真波向身侧看去,“难道不是因为交不到女友才来联谊的吗?”

显然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小野田红了脸。轻轻地抿了一口饮料,却丝毫没有将温度降低下来。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完全不想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回家的电车上小野田只是看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想了很久才逐字逐句地写下了明天什么时候见的短信发了过去。按键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却又仿佛只是幻觉。想到这里却又忐忑起来。

 

未曾料到响起了lovehime的主题曲,真波的名字在屏幕上跳动着让人快要窒息。接起电话之后对方跟自己这样讲了起来,似乎是找到了久违的,热火朝天的过去的愉快时光。出站的时候在路上想要结束这段突如其来的重逢,却听到真波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其实坂道君你也不用发那么多短信啊,想说的话直接打电话来就可以了。”说到这里还顿了顿,“之前一直不知道怎么会短信比较好啊。”

 

“诶是这样吗?”小野田多少有点惊慌,“果然让真波君困扰了啊。”

 

“怎么说呢......坂道君才是最温柔的那个人啊。”

 

小野田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有频率的,毫无耐心的忙音。想了很久又发了一条短信,这次是货真价实的告白。反正对方也不会回复。

 

 

 

 

 

“坂道君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哦。”

次日清晨小野田坂道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刚穿着好就手忙脚乱的下了楼。手上的电话并没有挂断,声音源源不断的传过来。

“坂道君的短信其实我都有看。”

“但是,我想听坂道君亲口对我说。”

 

 

 推开宿舍楼的大门看到了真波微笑的样子,仿佛比平时多了一丝温度。

以及那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END


评论(3)
热度(66)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