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ember

脑洞,一点也不正经,瞎写写的吸血鬼paro

 

小野田坂道在上个星期五之前一直过着非常平常的日子,作为一个热爱动画和自行车的普通高中生,小野田坂道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什么非日常的事件。在看完最新一集的lovehime更新之后家里忽然就断了电。一边苦恼着没有把片尾曲听完一边开始手忙脚乱地寻找起了蜡烛,向楼下的爸妈说了声没事之后便安心地打开了手机。

在点亮蜡烛的一瞬间,就看见对面一张看上去有点虚弱的脸。很显然是个奇怪的入侵者。对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微笑了一下,把小野田还未呼出口的惊叫压了回去。

“那个……果然还是要自我介绍吧。”少年微笑着仿佛这只是平常至极的一次相见,“我叫真波山岳,是个吸血鬼哦。”

“诶诶诶——”小野田推了一下眼镜坐到了床上一脸的不可置信,“真真波君……吗?可是你……”

“只是恰巧路过而已。”真波山岳跪坐在床边用着试探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虽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介意我留宿一晚吗?”

语气稀松平常似乎是在讨论今天的夜色,小野田冷静了些许之后先是放弃了报警着个方式决定认真地和这位不知道靠不靠谱的吸血鬼先生说句话,但是想了很久之后只好先做了自我介绍,对方认真地听了很久之后发出了坂道君真厉害啊这样不知所云的感想。被莫名其妙地夸赞了的小野田低了低头忽然饶有兴致地抬起头来:

“真波君你喜欢看动画吗?”

“呃…诶?”这回愣住的是真波。

“如果没看过的话。”此时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的小野田的眼中闪着兴奋地光芒,“之前我用电脑看loveHime的时候断电了如果不介意的话真波君你和我一起看吗?”

 

真波山岳觉得自己的吸血鬼生涯抹上了传奇而又神秘的一笔,作为一个活了多年的吸血鬼,经历完沉睡之后决定恢复一段时间之后去捕食,在边区晃了两天决定去城市中心,结果整个市中心都看上去非常的亮堂,随处找了一间看上去黑漆漆的屋子就在窗台上坐了下来。必须承认自己多年没有做出这样轻巧的举动结果就翻身摔了下去,好在并不那么疼。小心翼翼地探进去就看见一个眼镜少年点着蜡烛对着手机不知所云。

虽然自己就是一件足够非日常的生物,但是看到这样的场面真波确实惊讶了一下。不如说是吓了一跳,但也足以让他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兴趣。

最后就演变成了一个宅男和一个吸血鬼一起趴在床边看动画的奇妙场景。所幸的是小野田似乎对自己的存在并不那么惊慌,或许是因为他看多了——那个叫动画的玩意吧。夜晚的时候小野田坂道回过头去看见真波的侧脸。他面无表情,听不见呼吸的声音。

“真波君真的是吸血鬼呢。”小野田坂道轻声说,“这种事情似乎只有在动画里才会发生呢。”

“嗯。”真波轻轻说了一声算是回应,“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醒过来了。”

“诶?为什么?”

小野田以为真波睡着了,只是抬起身来看了过去,真波看上去安静地过分——连轻微的鼻息都没有。蓝色的头发看上去温柔又安逸。这么想着的小野田伸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碰到就收了回来。

像是过了很久真波才睁开双眼,那声音也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地步。

“果然还是因为无聊吧。毕竟我已经死去了啊。”

 

在那之后真波山岳就莫名其妙地在小野田家住了下来。毕竟小野田的房间是他自己打理的,平日里不会有人进出。夜晚的时候真波就看着小野田写作业看动画,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小野田只是觉得自己似乎多了一个朋友倒也不赖,而真波却是以非常复杂的心境呆在小野田家里。

本来只打算滞留一段时间就离开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走。或者说是并不想离开。小野田和自己遇上的所有人类都不一样——一定要说的话,似乎非常非常地温柔。事实上真波一开始并不打算表明身份,看见小野田的时候却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遇见的人总是各种各样的,但似乎对自己并不算友好,多少是有些戒备的。小野田未必没有,但绝对是不一样的。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并没有伤害他而已。但是如果自己吸了小野田的血呢——哦这个假设太糟糕了。

并不算是资历深厚的吸血鬼,但是真波早就在前辈的各种劝诫下知道了不能与人类过多来往的说法。对于原因似乎都讳莫如深,自己猜测的话总是能想明白的。但是真波山岳一点都不想离开。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份安心感的源头。

总之在说出如果坂道君不介意的话我想留下来和坂道君看下一集的更新这句话开始就没救了。虽然自己一点都不明白那动画在讲什么。但是小野田的身边,确实非常的温暖——和自己相比。

晚上的时候小野田打算去附近的书店逛逛看看能不能买到一点夜宵吃,真波站在小野田身边好奇地打量着路人,因为体质的问题白天从不出门,在夜里却如鱼得水。出其不意的是在便利店遇见了东堂前辈。对方诧异了一下只是过来瞎扯了。后面还跟着卷岛。小野田很开心地跑了上去和卷岛说了两句,自己倒是和东堂接了个头。

“说起来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东堂看上去似乎有些担忧的样子,“而且似乎还和小野田关系很好的样子。”

“前辈你没有资格这样说吧。”真波不以为意地捋了捋头发,“只是呆个几天而已。”

东堂沉默了些许时间回过头去还是找了卷岛。真波微笑了一下重新站回了小野田身边。真波承认自己在说这些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却也没有注意对方探究的眼神。说到底自己也只和小野田认识了一个礼拜多,只是觉得那似乎是一个并不糟糕的庇护所一样。起码没有恶意。想到这里真波并没有在多想,只是招呼小野田一起坐在看他便利店的位置上吃起了盒饭。

东堂给了自己联系方式,虽然之前自己买了个手机不过到现在还没学会怎么用,果然还是回去等小野田教自己吧。

“说起来真波君竟然和卷岛前辈跟东堂前辈认识呢!“小野田的表情看上去很惊讶,”真波君果然很厉害呢。”

“嗯,说起来坂道君似乎很喜欢lovehime呢。”真波指了指小野田手上的小布偶,“买盒饭也是为了集点吧?”

“是啊这个超级可爱!”小野田的激动溢于言表,“真波君要不要听主题曲啊。”

还没有等真波本人同意就把一边的耳机插了上去,但真波却也没有提出异议。说到底也没什么不好的,之前还并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呢。

 

事实上整件事情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着。在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真波果然还是决定去觅食了。当然不是吸人血,这个年头会杀人吸人血的吸血鬼已经非常少见了。所幸的是迎来了阴天,真波决定下午就直奔小山附近。果然是市区所以只有禽鸟类的生物,不过真波也管不上这么多。

“真真波君?”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到小野田一脸迷茫地走了过来就暗叫了不好,真波只能停下手上的动作沉默地看向对方。小野田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越走越快。仔细看的话或许还能看出轻微颤抖的痕迹。

“我只是骑车的时候……看到这里地上的痕迹。”像是想要解释一般地样子小野田拼命讲着话,声音中的不确定加剧了事态的恶化,“只是没想到会撞上真波君。”

断断续续地样子确实让人觉得很麻烦。

“所以呢,看见这样子就讨厌我了吗?”

鬼使神差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真波就觉得不妥。

“不不不是的!!我知道真波君是个很温柔的好人!!”像是在辩解一般小野田忽然抬起了头直视过去,“真波君是唯一愿意和我一起看动画的人哦。”

真波只是不可置否,离开了树林。

 

“这下变得很麻烦,早就说了不要跟别人交往太多,而且对方还是小卷的后辈。”东堂难得接了真波的电话,“事关小卷我也不能不管啦。”

“卷岛前辈知道东堂前辈你是吸血鬼吗?”

“当然知道啊。”东堂无所谓地说着,“而且很早以前我就喜欢小卷了啊。”

“诶?”真波愣了一下。

 

吸血鬼和人类相爱这种设定从来不是空穴来风的。而东堂在遇见卷岛之前从未这么想过,作为一名不合格的吸血鬼东堂也有骑自行车的爱好,当然只是偶尔为之。毕竟自己的体质是不能晒太阳的。有一回在雨天骑车的时候就碰上了卷岛。两个人一见如故倒是切磋起来,结果就是熟了起来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了。

并不只是骑车这一项,东卷开始频繁的去找卷岛。卷岛一开始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后来甚至在东堂一本正经地说出我其实是吸血鬼哦之类的台词之后不可置信的回答一句你不是在逗我吗。

即使如此卷岛从来不会介意生命里有这样一段奇遇。毕竟东堂对卷岛来说确实很重要。至于为什么这件事卷岛也不愿意再多想。凭着心情和东堂这样过着。与其说是得过且过不如说仅仅是凭着自己的意愿在这么做。

 

“不过我其实做了更过分的事。”说到这里东堂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一丝波澜。

 

那个时候卷岛还没多想就感觉肩膀上有着轻微的痛感看到是东堂之后着实吃了一惊。东堂的语气有些含糊不清,卷岛冷静了良久只是盯着东堂看。

东堂似乎并没有止步,只是咬得更深了了些,睡衣松弛下来露出诱人的锁骨。卷岛忍不住轻轻喘息起来。

“东…堂,你”卷岛停顿了一下想要止住眩晕,“你快点停下。”

柔软的被单被压出了轻微的皱褶,东堂起身的时候卷岛还躺在床上,一时间的晕头转向让卷岛有点乏力。却依稀能够听到东堂的一句抱歉。只身起来看向对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或许言语总是更加苍白。

“卷岛。”东堂像是下了决定般,“我喜欢你。”

卷岛不可置否。

“刚刚的事情我也。”说到这里东堂又沉默了下来。

“虽然不是很喜欢但如果是你的话也不讨厌,再说我早就习惯你这个家伙时不时扑上来了。”

 

“可是卷岛前辈是人类吧。”真波有些无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境,“人总是有死亡的那一天。”

“我知道啊。”

“你不会想要把卷岛前辈给……”

“当然不会啊。”东堂笑着看向还在打字的卷岛,“小卷他自己也说过想要过平常人的生活啊。”

 

 

真波下意识地摩擦着手机的键盘,他看见对面的屋子的窗户一直开着,似乎只是固执地等自己回去。

 

 


评论(4)
热度(43)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