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我的少年

今泉俊辅看见鸣子在吃冰激凌的时候悄悄的舒张了一下五指。不如说自己有点难以平息的紧张。说起来今天本来是小野田约了鸣子和自己去看lovehime的新剧场版。结果小野田却忽然被拉走了。鸣子本来想要安慰一下小野田却被对方告知说自己早就在首映日去过了只是想多看两遍所以买了好几张票子。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有那么一点尴尬的场面。鸣子一路上和自己瞎扯了一会就沉默地弄起了手机,自己只是低下头来看向鸣子却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还没怎么尝试过两个人看电影的感觉,简直就像约会一样。想到这里今泉用手指轻轻地摩擦了一下银白色的栏杆,融合着铁锈和少年的气息——后者来自于身边这个家伙。鸣子是一个一直充满活力的人,开心的时候很吵,生气的时候也很吵,但是并不烦。相反不知不觉中竟然觉得这家伙有点可爱。一想到这里今泉就想要再摆正一下自己的审美观。

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的糟糕的。

今泉的心情忽然明朗起来。

 

走出影院之后鸣子似乎还在为这兴奋不已,今泉也只是百无聊赖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鸣子。

“假正经你别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鸣子不满地咬了咬吸管,“果然你对动画也没有什么兴趣吧。”

“……”今泉很想说自己确实看得津津有味,但是对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况且自己偶尔还要分出精力来看隔壁这个家伙今泉就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奇怪了。一定是被恩下了什么奇怪的按钮现在根本停不下来呢。

“你在边上表情那么夸张怎么可能好好看?”

大意了,随口就说了出来。

“不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啊!!”鸣子忽然反应过来,“等等假正经……你偷窥我?”

“……”今泉的表情微妙的扭曲了一下,“别自作多情了。”

对方的脸色倒是迅速地变了一下,今泉自知说过了,只好沉默了下来。认真思考了一下之后今泉只是低下头去拉过鸣子。

“不过,大概也算的上是吧。”

“等等等等假正经你到底忽然在瞎扯什么啊!!”

地铁的凉风穿插在他们之间的每一处缝隙,鸣子向后靠了靠,刚刚一下子距离今泉实在是太近了,外加上对方又说了完全意义不明的话让鸣子一瞬间有了大脑当机的感觉。刹那间体温都莫名其妙地上升了。一定是被那家伙影响了。

虽然是在放假地铁上并没有什么人在,两个人还是习惯性地压低了声音在讲话,寂静的氛围一下子充斥着糟糕的气息。

“到站了。”

没有再多说,今泉拉着还在混乱中的鸣子离开了闭塞的车厢。鸣子在恍惚间跟紧了今泉,回过神来却依旧掩饰不住那份莫名的激动。

 

“说起来田所前辈我最近真的觉得自己很奇怪啊。”鸣子苦恼着找了田所开始咨询起来,“反正就是天天看见讨厌的家伙就觉得很激动啊——好烦——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感觉。总觉得骑车的时候有的时候也——”

“不用担心。”田所像是很了解似得拍了拍鸣子的肩膀,“年轻人嘛。”

“大叔你也就比我大两年吧!”

卷岛看了一眼这两位之后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小野田却意外地说了一句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话:

“鸣子的症状和公主恋爱的时候好像哦……”

今泉愣了一下,扭头就走开了。这样下去场景必定会尴尬,不出自己所料刚刚推开部室的大门,就听到鸣子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话语:“可是对方可是假正经那个家伙啊!喜欢他什么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卷岛认真地补充了一句,“所以你的意思是看见今泉你就会心烦意乱吗?”

 

那声音在脑海中久久不能停息,今泉自己也有点乱了阵脚,说起来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挺冷静的人却每次被鸣子搞得情绪波动起伏特别大,对方微红的脸颊也在脑中一晃而过,手上的水壶几乎已经空了,仿佛自己的思绪。心脏有节奏地跳动着,以不可思议地频率。

“喂假正经。”身后那个家伙忽然发出了声音,“刚刚我和田所他们都是……瞎说的……”

“嗯。”今泉看上去倒是依旧面无表情的样子,“我知道了。”

什么啊。鸣子心里默默地刷起了弹幕。假正经这个家伙其实一点都不在意嘛所以说一直在困扰的果然只有我一个人咯明明这家伙才是罪魁祸首我为什么要特地跑过来解释啦。

想到这里鸣子看了眼阳光透过树叶形成的斑驳,一时间只是觉得不满,认真地怒视了一会今泉,最后演变成了奇妙的场景。

“啥?”望着今泉递过来的面包鸣子一下子不太能够明白对方的意图。

“你刚刚好像在盯着我的面包吧。”今泉认真地回答了。

鸣子忽然觉得自己在身高上完全被鄙视了。

 

下午的课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好好听的,小睡了一会之后鸣子开始心不在焉地发起呆来。说到底自己最近确实是变得有点奇怪,尤其是在看完那场电影之后。都是因为小野田没有来,但小野田没有来是因为被某箱根的小同学拉走了——这种事情纠结起来根本没个头。本来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假正经——现在叫他今泉反而倒是不顺口了呢。

也只不过比以前更加在意他了而已,果然还是因为是想要与之竞争的家伙吧。至于别的鸣子也不愿意多想。不过那家伙貌似是个非常有人气的男生啊——虽然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非常假正经的少年而已。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能对于不愉快的话题避而不谈,用汗水来肆意挥霍青春,彼此消磨时间——那样让人心生欢喜的少年模样。这当然不是鸣子心里所想的,他只是觉得今泉非常的令人费解就是了。

鸣子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对这份费解的在意的。感觉到思绪再度沉重下来,鸣子暗叫一声不好,感觉到喉咙的干涩发不出声音。抬头环视四周,今泉似乎在打量着别处,小野田还在写写画画,鸣子想了很久迟缓地站起来说:

“老师,我要去医务室。”

果然是感冒了,最近这几天差错频频不在状态。鸣子起身的时候就明白了,那一天在地铁上吹了半天冷风果然也是诱因之一。

“老师我——”

还没等到小野田说完老师就默许了,鸣子在离开教室的瞬间看见了今泉收起了还未伸出的那只手。没由来地有点失落,却又有种还好不是假正经那家伙否则尴尬死了的感触。小野田看上去倒是依旧平常的样子。

下课之后鸣子已经打算回教室收拾一下回家,大概是发烧了。今泉并不是没有过来表示一下关心,但是似乎对自己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下午的社团活动似乎气氛变得糟糕了不少。小野田暗暗感叹了一句果然鸣子也是必不可少的成员之后默默的骑了出去。众人在完成训练内容之后在活动室里百无聊赖的吃起了棒冰,而今泉又想到了那天鸣子在吃冰激凌的样子。

说实在的今天没有他在似乎乏味了一些。明明对自己而言鸣子也只是同伴,却在看见对方生病的时候很意外地想要去拉他一把。但是想起来早晨的尴尬遭遇还是收回了手。素来还算是个理智的人,却每一次都在这种事情上黄了手脚,果然自己对于鸣子章吉的感情已经逾越了。

连对方的缺席都在意的不得了。

回去的时候果然还是顺道帮老师吧复习资料交给对方吧,想通了这一点后今泉这样决定了。就好比当年忍不住看了lovehime的动画之后已经能够毫不犹豫地去秋叶原逛手办店了。红发的少年在自己的生命中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连带那吵吵闹闹一般。

毫无疑问的是,鸣子带着别扭的称呼,莫名其妙的感情以及那颗少年的炽热的心闯进了自己波澜不惊的生活。姗姗来迟的,令人心生欣喜的少年。

 

鸣子最近感觉到了异变。没错,虽然自己这两天在家里养病,但是假正经每天都过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得上是给自己在补课,但总觉得气氛非常地不对劲。

靠得太近了,可是看见对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还是自己多心了的样子。鸣子看了一眼窗外却忽然想起了某个下午。似乎一切都清晰了起来,鸣子一失神,笔就这样脱离了控制径直甩了出去。

那个时候自己和假正经一起跑了出去,跑累了两个人靠在路边休息,那个时候自己坐在地上感觉都快虚脱了,对方用水冰了冰自己的脸然后一把把自己拉了起来。

“真的不要紧么?”

“完全没有问题啊!”鸣子为了较劲倒是吃力地爬了起来,“倒是假正经你到底还行不行啊?”

那样一脱力就直接靠到了对方身上,刚想重新稳住脚却被对方顺势往里靠了一靠。

“哦。”今泉看了一眼对面,“我知道了。”

那样笃定的语气,想来又带有一点微妙。鸣子想要说两句却在抬头的瞬间看见了今泉微笑的侧脸。那一刻他坚信自己看到的一定是错觉,可那又那么真实。

 

“喂,鸣子。”今泉蹙了蹙眉,“怎么了吗?”

“不不不没什么……”鸣子拉了拉睡衣,“只是觉得大概温度又上来了而已……”

“是吗?”

 

不坦率却又极容易害羞的,属于自己的少年。

今泉不经意地笑了一下。

 

“那么不量一下体温么?”今泉拿出了体温计,“果然还是测腋下吧?”

“不行不行那不是要脱衣服嘛……”鸣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嗯,是啊,但你不是前两天就已经退烧了么。”

“……!!!!!”

 

END


评论(4)
热度(53)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