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Ember【2】

真波最后还是没有回小野田家里,他在东堂的劝导下最后还是去了会所——毕竟吸血鬼在人类社会安定地生活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别的什么都是需要登记收录的,因此也经常会有犯了禁令的吸血鬼接受处罚之类的。真波主要只是去登个记看看能不能混个身份什么的……当然也不是没有考试什么的,否则真的就乱了套了。一般来说吸血鬼如果愿意的话也是可以融入人类社会的,就比如东堂。

对于真波来说虽然麻烦但起码也是个保障,不过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小野田。能够捕捉到对方一瞬间的恐惧,那是怎样也掩盖不了的。那毕竟是天性。如果回去的话对方必定会对他更好来表示对自己的好意,小野田是个很温柔的人,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反而让自己难以接受。

果然和人类接触确实时间很麻烦的事情啊。毕竟自己已经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物种了呢。那些曾经的情感倒是满满的复苏起来,却又令人不想回忆。

真波只是叹了口气,最后在总北和箱根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箱根。虽然要补全知识有点麻烦,不过这一次醒来之后会要在人界待一段时间。东堂略带惋惜地表示你怎么能不选总北呢这样我就有更多的理由去看小卷了,真波也只是一笑而过。

过了几个月最后还是在东堂找卷岛出去的时候才让小野田知道这件事。小野田苦恼了半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跟着对方去找了真波,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直接带了自己出去爬坡。好在是个阴天,两个人在凉风中顺势骑过了好一段路程真波便停了下来。小野田跟在真波身后忽然说:

“那个……真波君。”小野田清了清嗓子,“我真的不会因为那种事情讨厌真波君啊上一次……”

“我知道,但是坂道君。”真波忽然回过头来,“你做好踏入我生活的准备了吗?”

“…欸?”

“没有这一点觉悟的话还是不行的啊。”真波微笑了起来,“之前坂道君确实吓了一跳吧。对我来说坂道君是我第一个交的人类朋友呢。”

“没有关系!”小野田忽然激动了起来,“和真波君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真波在一瞬间从小野田眼里看到了火光,那样生生不息地燃烧着。沉默良久真波蹬了蹬脚骑了出去。

“不愧是坂道君呢。” 


“结果还是来了啊。”卷岛无奈地递过了毛巾,“说起来到底是为什么忽然想要来我家啊?”

“心血来潮嘛。”东堂得意地看了一眼卷岛,“不过今天这个天气应该只能呆在室内了吧。”

“说的也是。”

“所以我们来玩魂斗罗吧!” 

早就知道对方经常无厘头的举动,卷岛忍住了吐槽的冲动。毕竟是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恋人,也早就了解对方的一举一动。不过魂斗罗这个游戏的年龄似乎比自己还要大呢。想到这里卷岛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在没有遇到自己之前的东堂也是这样的人么。感觉到对方不经意间靠近了自己却有微笑起来。无论如何自己现在认识的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位山神大人。让人无可奈何呢。想到自己要出国的事,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提起。两个人本来就已经距离够遥远了,但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事不可能因为这样就不去了。

况且东堂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端倪,也只是在等自己和对方开口吧。

反正还剩下一段时间,现在就先安静地陪东堂玩一会游戏也未尝不可。

“说起来我第一次玩魂斗罗的时候是在很久以前了。”东堂却是忽然开了口,“我以前住在一家漫画杂志店隔壁,还是那边的老板娘告诉我的呢。说起来老板也是个很好的人欸,做的拉面一级棒!”

“你还经常去混吃混喝啊。”

“有段时间在他们那里打工啦。”东堂倒是意外地认真,“以前看见过他们坐在一起打魂斗罗的样子,所以也想和小卷试试看啊。”

“……”卷岛的动作稍稍一滞,“后来呢?”

“我后来搬走了。”东堂颇有些不以为意,“说不定现在也在那个充满阳光的房子里吃完拉面在打游戏吧。”

这样的时光似乎对于自己和东堂是不可能的呢,因为东堂的时间是停止的。自己也并不是不愿意成为同族,不过东堂只怕比自己更清楚那样有多糟糕。就算自己不愿意,东堂也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目前为止这还不是紧急的问题。卷岛揉了揉太阳穴,目光落在了东堂的身上。果然还是今天把这件事情了结了比较好。


“鸣子?”小野田开口向尚未回过神来的鸣子说,“你觉得这世界上如果有吸血鬼的话……?”

“等等等等小野田你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个!”鸣子看上去神色有点激动,“这种东西不应该只有动画里才有吗?”

“我觉得大概会有吧。”今泉忽然一本正经地插了进来。

“所以说果然还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无论如何自己果然还是和真波恢复了联络,对方似乎也找到了住所。平时也是偶尔用手机联络。小野田唯一遗憾的就是真波似乎对lovehime的兴趣并不大,这份安利最后好像还是没有卖出去。不过就算不喜欢看动画小野田还是很喜欢和真波呆在一起,有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份感觉出自于哪里。

不过拥有这样一个秘密确实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呢。想到这里小野田只是拿出手机想要发短信约对方见面了。这个周末是个雨天,似乎在秋叶原转两圈倒也不赖呢。再点击发送的时候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起来,还没有正式地约对方出去玩过呢。

下课之后立马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

“唔……是坂道君吗?”

“嗯……”听筒那边倒是非常地安静,“周末一起出来吧。”

敲定了时间和地点之后才回过头来看见一脸好奇的鸣子,在被对方问起之后一脸认真地回答这是新交的朋友必须保密。然后淡定地离开。

“总觉得小野田变得好奇怪啊。”鸣子认真地抱怨了一句。

“嗯。”今泉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去小卖部,你要什么面包?”


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卷岛前辈,小野田朝对方打了个招呼却被拦了下来。看见对方有些沉重的神色便认真地住注视着对方。

“说起来我毕业之后大概会出国。”卷岛的语气很平淡似乎在述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大概在念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的。”

“这不是好事吗……”愣了一会小野田着才忽然想起来问题出在哪里,“那么东堂前辈……?”

“我把这件事情跟他讲了,不过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卷岛勉强地笑了一下,“抱歉,忽然跟你讲这些事。主要我自己也很困扰。”

“说的也是呢。”小野田挠了挠头,“这周反正我要和真波君见面,说不定可以问一下呢。”


卷岛其实并不是那么喜欢把私事往外说的人,但是东堂的反应确实出乎自己的意料。本来已经做好了听到“——什么小卷你竟然要出国blablabla”之类的反应,却没有想到对方只是沉默了一会任凭手上的人物死掉了。

“小卷决定好了咯?”

“嗯。”

“果然还是很失落啊。”东堂盯着game over的界面,“这两天小卷经常心不在焉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在烦恼吧?”

“……”卷岛忍不住撇开了话题,“再玩一局吧。”

仔细一想确实也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换做是自己大概也会这样处理。毕竟只要靠得足够近距离确实并不是问题,只是两个人本来就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样让人更加难以接受罢了。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情愿。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无可奈何这四个字的意义。本来未来就已经够他们折腾的了,现在又来。

从东堂踏入自己的生命以来一切就已经改变了太多,但自己依旧按照最早的计划一步一步走下去。

卷岛没由来地想到,如果以后让他们分开的是比出国更沉重的东西,那个时候又要怎么办呢?


小野田在出门的时候撑起了雨伞,雨珠打落下来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却依旧让人心情愉快起来。虽然卷岛前辈的事让人有些郁闷不过还是抵不过这份好心情。毕竟自己除了鸣子还没怎么和别人逛过秋叶原,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呢。似乎念得学校里和自己一样喜欢动画的小伙伴非常少呢。

两个人逛了一上午,真波陪着小野田去吃咖喱饭,吃饭的时候谈起这件事真波只是微微蹙眉:

“东堂前辈似乎是有一点消沉但并不是很严重的样子。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么。”

“总觉得分别是件很糟糕的事情呢。”小野田用勺子把咖喱和饭搅了一觉,“都会不开心的吧。”

‘但是我和坂道君也是要分别的啊。”真波停顿了一下,“不过还是能理解前辈们的心情。”

“……”小野田只是定定地看着真波,“总是有办法的嘛。”

真波看着小野田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忽然觉得不是滋味。不得不说这个话题也不怎么让人感到愉快,但是自己很确定的是自己已经也产生了不想和小野田分开的心情,而且似乎能够摸到一点这份心情的缘由。但是自己还并不想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或许逃避不是办法,但也只能维持现状。

自己以前曾经就是在病床上死去的,后来又看过不知多少人的生离死别。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那么如果小野田站在卷岛前辈的位置上又会怎么做呢?”真波的语气变得冷淡起来,“卷岛前辈依旧可以在经历生老病死之后把东堂前辈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哦。”


对于真波来说虽然麻烦但起码也是个保障,不过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小野田。能够捕捉到对方一瞬间的恐惧,那是怎样也掩盖不了的。那毕竟是天性。如果回去的话对方必定会对他更好来表示对自己的好意,小野田是个很温柔的人,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反而让自己难以接受。

果然和人类接触确实时间很麻烦的事情啊。毕竟自己已经变成了完全不同的物种了呢。那些曾经的情感倒是满满的复苏起来,却又令人不想回忆。

真波只是叹了口气,最后在总北和箱根之间犹豫了一下选择了箱根。虽然要补全知识有点麻烦,不过这一次醒来之后会要在人界待一段时间。东堂略带惋惜地表示你怎么能不选总北呢这样我就有更多的理由去看小卷了,真波也只是一笑而过。

过了几个月最后还是在东堂找卷岛出去的时候才让小野田知道这件事。小野田苦恼了半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跟着对方去找了真波,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直接带了自己出去爬坡。好在是个阴天,两个人在凉风中顺势骑过了好一段路程真波便停了下来。小野田跟在真波身后忽然说:

“那个……真波君。”小野田清了清嗓子,“我真的不会因为那种事情讨厌真波君啊上一次……”

“我知道,但是坂道君。”真波忽然回过头来,“你做好踏入我生活的准备了吗?”

“…欸?”

“没有这一点觉悟的话还是不行的啊。”真波微笑了起来,“之前坂道君确实吓了一跳吧。对我来说坂道君是我第一个交的人类朋友呢。”

“没有关系!”小野田忽然激动了起来,“和真波君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真波在一瞬间从小野田眼里看到了火光,那样生生不息地燃烧着。沉默良久真波蹬了蹬脚骑了出去。

“不愧是坂道君呢。” 

 

“结果还是来了啊。”卷岛无奈地递过了毛巾,“说起来到底是为什么忽然想要来我家啊?”

“心血来潮嘛。”东堂得意地看了一眼卷岛,“不过今天这个天气应该只能呆在室内了吧。”

“说的也是。”

“所以我们来玩魂斗罗吧!” 

早就知道对方经常无厘头的举动,卷岛忍住了吐槽的冲动。毕竟是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恋人,也早就了解对方的一举一动。不过魂斗罗这个游戏的年龄似乎比自己还要大呢。想到这里卷岛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在没有遇到自己之前的东堂也是这样的人么。感觉到对方不经意间靠近了自己却有微笑起来。无论如何自己现在认识的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位山神大人。让人无可奈何呢。想到自己要出国的事,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提起。两个人本来就已经距离够遥远了,但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事不可能因为这样就不去了。

况且东堂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端倪,也只是在等自己和对方开口吧。

反正还剩下一段时间,现在就先安静地陪东堂玩一会游戏也未尝不可。

“说起来我第一次玩魂斗罗的时候是在很久以前了。”东堂却是忽然开了口,“我以前住在一家漫画杂志店隔壁,还是那边的老板娘告诉我的呢。说起来老板也是个很好的人欸,做的拉面一级棒!”

“你还经常去混吃混喝啊。”

“有段时间在他们那里打工啦。”东堂倒是意外地认真,“以前看见过他们坐在一起打魂斗罗的样子,所以也想和小卷试试看啊。”

“……”卷岛的动作稍稍一滞,“后来呢?”

“我后来搬走了。”东堂颇有些不以为意,“说不定现在也在那个充满阳光的房子里吃完拉面在打游戏吧。”

这样的时光似乎对于自己和东堂是不可能的呢,因为东堂的时间是停止的。自己也并不是不愿意成为同族,不过东堂只怕比自己更清楚那样有多糟糕。就算自己不愿意,东堂也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目前为止这还不是紧急的问题。卷岛揉了揉太阳穴,目光落在了东堂的身上。果然还是今天把这件事情了结了比较好。

 

“鸣子?”小野田开口向尚未回过神来的鸣子说,“你觉得这世界上如果有吸血鬼的话……?”

“等等等等小野田你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个!”鸣子看上去神色有点激动,“这种东西不应该只有动画里才有吗?”

“我觉得大概会有吧。”今泉忽然一本正经地插了进来。

“所以说果然还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无论如何自己果然还是和真波恢复了联络,对方似乎也找到了住所。平时也是偶尔用手机联络。小野田唯一遗憾的就是真波似乎对lovehime的兴趣并不大,这份安利最后好像还是没有卖出去。不过就算不喜欢看动画小野田还是很喜欢和真波呆在一起,有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份感觉出自于哪里。

不过拥有这样一个秘密确实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呢。想到这里小野田只是拿出手机想要发短信约对方见面了。这个周末是个雨天,似乎在秋叶原转两圈倒也不赖呢。再点击发送的时候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起来,还没有正式地约对方出去玩过呢。

下课之后立马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

“唔……是坂道君吗?”

“嗯……”听筒那边倒是非常地安静,“周末一起出来吧。”

敲定了时间和地点之后才回过头来看见一脸好奇的鸣子,在被对方问起之后一脸认真地回答这是新交的朋友必须保密。然后淡定地离开。

“总觉得小野田变得好奇怪啊。”鸣子认真地抱怨了一句。

“嗯。”今泉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去小卖部,你要什么面包?”

 

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卷岛前辈,小野田朝对方打了个招呼却被拦了下来。看见对方有些沉重的神色便认真地住注视着对方。

“说起来我毕业之后大概会出国。”卷岛的语气很平淡似乎在述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大概在念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的。”

“这不是好事吗……”愣了一会小野田着才忽然想起来问题出在哪里,“那么东堂前辈……?”

“我把这件事情跟他讲了,不过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卷岛勉强地笑了一下,“抱歉,忽然跟你讲这些事。主要我自己也很困扰。”

“说的也是呢。”小野田挠了挠头,“这周反正我要和真波君见面,说不定可以问一下呢。”

 

卷岛其实并不是那么喜欢把私事往外说的人,但是东堂的反应确实出乎自己的意料。本来已经做好了听到“——什么小卷你竟然要出国blablabla”之类的反应,却没有想到对方只是沉默了一会任凭手上的人物死掉了。

“小卷决定好了咯?”

“嗯。”

“果然还是很失落啊。”东堂盯着game over的界面,“这两天小卷经常心不在焉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在烦恼吧?”

“……”卷岛忍不住撇开了话题,“再玩一局吧。”

仔细一想确实也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换做是自己大概也会这样处理。毕竟只要靠得足够近距离确实并不是问题,只是两个人本来就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样让人更加难以接受罢了。说到底还是自己不情愿。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无可奈何这四个字的意义。本来未来就已经够他们折腾的了,现在又来。

从东堂踏入自己的生命以来一切就已经改变了太多,但自己依旧按照最早的计划一步一步走下去。

卷岛没由来地想到,如果以后让他们分开的是比出国更沉重的东西,那个时候又要怎么办呢?

 

小野田在出门的时候撑起了雨伞,雨珠打落下来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却依旧让人心情愉快起来。虽然卷岛前辈的事让人有些郁闷不过还是抵不过这份好心情。毕竟自己除了鸣子还没怎么和别人逛过秋叶原,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呢。似乎念得学校里和自己一样喜欢动画的小伙伴非常少呢。

两个人逛了一上午,真波陪着小野田去吃咖喱饭,吃饭的时候谈起这件事真波只是微微蹙眉:

“东堂前辈似乎是有一点消沉但并不是很严重的样子。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么。”

“总觉得分别是件很糟糕的事情呢。”小野田用勺子把咖喱和饭搅了一觉,“都会不开心的吧。”

‘但是我和坂道君也是要分别的啊。”真波停顿了一下,“不过还是能理解前辈们的心情。”

“……”小野田只是定定地看着真波,“总是有办法的嘛。”

真波看着小野田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忽然觉得不是滋味。不得不说这个话题也不怎么让人感到愉快,但是自己很确定的是自己已经也产生了不想和小野田分开的心情,而且似乎能够摸到一点这份心情的缘由。但是自己还并不想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或许逃避不是办法,但也只能维持现状。

自己以前曾经就是在病床上死去的,后来又看过不知多少人的生离死别。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那么如果小野田站在卷岛前辈的位置上又会怎么做呢?”真波的语气变得冷淡起来,“卷岛前辈依旧可以在经历生老病死之后把东堂前辈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哦。”

 

 


评论(1)
热度(28)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