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Ember【3】

吸血鬼paro


【3】

小野田无言以对,真波不再看着他转头示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一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闷。最后小野田还是决定和真波再上楼逛几圈。一直以来和真波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虽然有些尴尬,却已习惯了这样的冷场。

“真波君?”

真波对这一个抓娃娃机正在若有所思地盯着里面的海豚玩偶。小野田跑上去就扔了硬币下去弄起来。

“这个我很擅长玩哦!以前这里有过lovehime的玩偶所以练了好久!”没有再看真波小野田就熟悉地操弄了起来。真波只是仔细地从玻璃的反射中看着小野田的神情。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不愧是坂道君呢。”说出了自己一贯会说的话,却明白这并不是自己想说的。但是近来自己经常不经思考就说出非常过分的话语,但是坂道君总是接受这样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从哪一步出了差错。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一直从未再去接近过人类。然后在孤独到极点的时候灰心睡了下去。

醒过来之后,遇上了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真波忽然明白了东堂对他讲述自己和卷岛相遇相知时是怎样的心情。

 

“坂道君。”接过了对方手上拿过来的玩偶真波有意地向小野田靠了靠,“如果你站在卷岛前辈的位置上,面对的是我呢?”

“诶?”

小野田的眼中浮现出的惊讶和略微的欣喜尽收眼底。真波微笑起来,他同时也在玻璃窗里看见了自己有些悲哀的表情。

“抱歉。谢谢坂道君的礼物。”抱在手里撇过视线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真波只是结束了这个话题。“接下来坂道君想去哪里呢?”

“如果是真波君的话。”小野田忽然止住了步伐,“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也不想再留真波君一个人呢。”

说完他笑得那样开心,仿佛不小心从门缝里泄露进来的阳光。对于真波而言见而不可触碰的那样温暖。真波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无论如何除了小野田和自己成为同类之外是没有办法的。但是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感,想要留谁在身边。

毕竟也从来没有见过会这样对自己说话的人。

真波下意识地抓了一下手上的布偶。

 

卷岛和东堂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挺晚了,两个人刚把吃剩下的爆米花放进了垃圾袋之后悄悄地走了出去。毕竟两个男生一起去看电影确实是件很少见的事,卷岛更加偏向于在家里收藏影碟来看。手上确实也有很多碟子,没有少找东堂一起看。

当然绝对不是那种糟糕的影片。

所以每次出去看都是东堂的主意。坐在最后一排的正中间。就这样静默地坐在那里看着。毕竟两个人也没有闲情特地去看谈情说爱的片子。

唯一让卷岛感到最动容的不过是当他回过头去看东堂的时候,放映机倾洒而下的光芒照亮了无尽的尘埃和东堂回转过来的侧脸。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继续看电影。这份默契浑然天成。想到这里卷岛看见东堂仔细地在盯着别的电影介绍。

“东堂?”

“小卷你看。”东堂拉过卷岛,“这个看上去也很不错的样子。”

“又不是一定每一部都要在电影院看。”卷岛无奈地摇了摇头,“再说了我觉得其实也都差不多。”

“……”

虽然也知道对方的想法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卷岛忽然觉得自己其实还挺失败的。最后只好忽然靠过去吻住了对方,把一切交给了别的事物。东堂只是抱住了对方回应了这个带有无奈意味的亲吻。舌尖的交缠早已不是他们所渴求的事物了。

“小卷的意思是去你家里看么?”

夜幕中的月光柔和至极,足以让人融化。卷岛记起电影的名字叫做在那天来临前。里面记述了很多人在生老病死面前的每一个令人感动的瞬间。或许在彼此真正需要分别的那一天前,他们还有足够的时光呆在一起看这些好看的,或是不好看的影片。

“拿你没办法,不过我这边确实有别的片子想看。”卷岛开口说,“反正堆在屋子里没时间,就趁出国前看掉也没有关系。”

“嗯。”

相比之下东堂的想法简单地多。既然如今还触碰的到这份温柔,又有什么理由为了将来的事情而耿耿于怀。等到那天来临之后,也不过是,时间的余烬。

“不过果然还是一起骑自行车吧。”东堂煞有介事地来了一句,“电影院人太多了。”

卷岛觉得自己之前完完全全想多了。事实上自己本来也没必要想这么多。回过神来感觉到了饥饿的召唤准备拉着东堂下去吃夜宵顺便探讨探讨剧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去吃乌冬面。然后被对方推着进了观光电梯。

 

小野田在阳台上乘凉的时候看见了真波发来的短信。说起来真波似乎还没有怎么用手机联络过自己。虽然教会了对方怎么用,但是看见真波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是不知所措。

出人意料的是短信里只有省略号。小野田想了一下最后直接回拨了过去。

“唔……真波君有什么事吗?”

“我在屋顶上哦。”

小野田急忙转过身来,真波坐在屋檐上笑意盈盈地摇了一下手上的手机。

“抱歉之前走神了到现在还是不擅长发短信。”轻轻地跳下来走向还处于惊讶之中的小野田,“因为下午听坂道君说今天的lovehime更新会很精彩所以就过来了。”

说完真波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句自己,小野田每一次都说很好看自己也不见得多喜欢。不知为何想要再见面所以瞎掰了这么一个理由。对方没有任何一丝迟疑直接进了屋子打开电脑。

“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真波君过来真是太好了!”小野田扶了一下眼镜,“说起来真波君好像有段日子没来过了呢。”

“嗯。”真波直接就坐到了小野田的床上,“我记得你说要到八点吧。”

“那真波君你……”

“果然还是想学会怎么发短信。但是东堂前辈最近忙得不得了所以就早点来找坂道君啦。”真波望向小野田,对方盘腿坐在椅子上很无辜地看着自己,“虽然比起打字还是更想要听坂道君直接说话。”

“欸……是这样嘛。”回过去点开了nico的界面之后小野田扫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真波君并不太想要知道这些东西。不过现在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今天可以住在坂道君家里吗?”

“嗯。”小野田点开了页面,“诶诶诶诶真波君你刚刚说什么?”

“还是说坂道君讨厌我了吗?”明知故问,带着一点坏心眼走到小野田身边,“不可以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只是有点突然但是我还是好开心。”

真波没有应答,只是站在小野田身边默然不语。无论如何似乎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看见对方微红的侧脸已经止不住笑意。虽然最近总是被前辈说什么情窦初开,但是真波本人从未在意过这些事情。

夜晚的时候两个人如同初遇是并排躺在床上。小野田似乎有些不自在。毕竟真波好像又是那样心不在焉的样子。果然真波君还是会觉得这些东西无聊的吧。却听到对方的声音轻轻响起:

“坂道君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么?”

 

真波还是个人类的时候,身体一直很糟糕。真波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活多久。家里还算富有,虽然花去了不少钱还是足以维持生计的。外加一直属于小病不断的情况,和大夫见面也是经常的事。

结果感冒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肺炎什么的也一并发了出来。结果很不幸地有碰上了吸血鬼。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让自己就这样活了下来。但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和亲人交流过。偶尔会去看看才发现在自己离开之后家人的生活条件好了不少。后来偶然间遇见自己的青梅竹马在对方的重重逼问下还是道出了真相。

对方眼里的惊讶和恐慌是自己早已预料到的但是却被意外地告知什么支持自己。真波那个时候才多少明白了一点温馨的感觉。

在以前父母也没为自己的事情少吵过架,但是却从未用糟糕的态度对待自己,只是那样不温不火的,让人很难受罢了。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活着和死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幸的是还有几个友人在身边。之后的日子也不咸不淡,在见证了父母和青梅竹马的死亡之后真波忽然前所未有感受到了孤独的感觉。从前觉得日子空虚,如今才是切身体会。自那以后真波游遍全国,也遇上了东堂前辈。遇见的每一个旅人总是相聚又分开。

说到底,这颗已经不会跳动却还炽热的心凉了下来。没有人能够永远停留在自己身边罢了。

 

真波没有把故事讲全,也只是零星地和小野田提了不少。小野田只是听着,过了一会真波才发现小野田竟然哭了。

“让人很头疼呢坂道君。”真波侧过身去,“对我们来说也只是间很平常的事。”

“总觉得真波君很厉害呢,是我的话……一定没有办法忍受的。”小野田向真波靠近了一些,“今天中午我说的话好像……太任性了。不想让真波君再独自一人什么的……”

真波鬼使神差地向上靠了过去,贴到了不能再近的地步。他往下挪了挪,冰凉的嘴唇吻在了小野田半闭的双眼上。轻轻地把泪痕吻去了。小野田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真波,对方只是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

在触碰到小野田的瞬间,真波感觉到了自己似乎还活着。那是让人温暖起来的火光,令人沉醉其间不可自拔。他顺势抱住了小野田,感觉得到对方的体温急速上升。

融化了这颗尘封已久的心。




评论(1)
热度(27)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