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Sparks Fly

按了随即播放键之后产生出来的脑洞。


在和真波山岳成为恋人之后小野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事实上从结束高中时期三年的暗恋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无可奈何的境地。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兴奋地打电话过去向对方确认彼此是不是在一个学校。迎着漫天的蝉鸣向对方告了白。

真波果不出所料还是去了别的大学,只不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罢了。告完白就立刻挂了电话,甚至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过了好几天才得到了回复。对方只是简简单单的这么一句话:

“说起来坂道君上次说的话,我稍微考虑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答应了。”

公式化的语气,似乎是故意地疏离,在抬起头的一瞬间小野田看见了真波耐人寻味的笑颜,这才反应过来是真波的捉弄。

“为了报复坂道君不由分说挂我电话的回礼哦。”

“真波君……”小野田无奈地撇开了视线,“那个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是……”

“我知道了。所以。”真波又向前凑近了一点,“去爬坡吧。”

 

现在想来确实微妙地很。因为学校很近的缘故在附近的商业街总是能够偶遇,但是目前为止两个人还没有过正式的约会。

抱着被拒绝的心态去告白,却完全没有考虑过被接受的可能性。在之前暗恋的时候小野田自己其实也有过不少苦恼。对他而言真波是同伴是对手也是值得交往的人。不知不觉中摆错了位置才落到如今的下场。在想要了结这件事情的时候反而收到了回复,让小野田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

鸣子在听说这件事之后抱怨了一堆然后大义凛然地对自己说那你就去吧,让小野田由衷的怀疑对方大概没有搞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整件事情就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下继续了。虽然自己也只是偶尔和真波招呼一声,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一起去爬坡,没有什么在交往的实感。大抵有了改变也不会习惯吧。

“不过你和真波,真的是在交往吗?”

今泉的一针见血让自己僵了一下,小野田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

“说的也是,但果然不想给真波君添麻烦啊。”

小野田最后还是为自己找到了借口。事实上课业确实不比之前轻松多少,但是每次出去约会不是去逛秋叶原就是去骑自行车。不过按照真波一贯的性格大概也不会想到怎样约会吧。说到底之前玩galgame的时候男女主基本上在确定关系之后……小野田回想了一下——逛街买衣服——牵手——kiss——吵架——分手——和好——啪啪啪。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和真波君身上那简直太可怕了。

可惜的是身边的都是一群和自己一样没什么经验的人,小野田看见身边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略显苦恼,意识到自己又抱怨太多了。最后想了想小野田觉得这种事情还不如留给自己一个人去烦恼。

况且自己还根本不了解真波的想法。

 

“我说真波,你不是和总北的那个小野田交往了嘛。”东堂将手上的饮料一饮而尽,“好像还没怎么看见过你们两个在一起哦。”

“是嘛。”真波颇有些不以为意的样子,“周末也有一起出去,不过恋人之间应该做点什么我也不知道呢。”

东堂多少有些无奈。当年自己曾经私底下认真地研究了一下,整个箱根最不可捉摸的人就是真波山岳了。人气意外地高——虽然比不过自己,但是自认为和真波比较亲近的东堂也经常搞不懂真波想要做什么。无论如何在听说真波和小野田交往之后还是吃了一惊,或许小野田对于真波来说确实是不同的,东堂也曾这么想过。

现在倒是以糟糕的方式得到了证实。

高中时期真波和女生不是没有过往来,结果女生兴奋过头上去告白时被真波直接拒绝,确实有的时候真波举止有些暧昧,但是东堂经常感觉到他人在靠近真波的时候真波很明显地散发出了生人勿近的气场。女生在约真波出去的时候似乎也玩的很开心,很明显真波绝对不是不开窍的人。

“我才不相信你会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相处。”

“对方是小野田啊。”听到这句话真波才停下了手上的活,“所以说……”对话戛然而止,东堂看真波没有再解释下去的意思,只能离开。在离开前不忘好心的提醒一句“再这么悠哉的话后果自负哦。”

真波却再次停滞了下来,事实上自己其实一点悠哉的感觉也没有,不如说和小野田在一起的时候甚至偶尔会有点紧张的感觉。从收到告白的时候整件事情就已经乱了套。一直知道小野田这个人是自己生命中特别的存在,在那一刻才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地有点快过头了。

上一次和小野田出去骑车的时候两个人肩并肩躺在山上,旁边停着两个人的车。小野田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距离,而自己想要的不仅仅只是这些。可是那样或许对于小野田来说过于唐突了也说不定。之前和小野田每一次出去骑车,真波都能够很明确的感知到那份悸动。小野田的举止总是让自己犹豫不决。

比如当自己一点点向对方靠近的时候对方不自然的闪躲。虽然可能是本能反应,但是真波还是时常感觉到挫败。

从相遇的时候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日后会和这个人发展成为这样的关系,却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警惕。如今一头扎进去已经完全忘记了游刃有余这四个字怎么写。真波最后还是下了狠心决定给小野田打个电话,但是在接通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提议,只能如同往常一般随意地聊了两句。

“说起来,真波君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小野田的声音听得出一丝愧疚,“我马上要去吃午饭……”

“那等会再说吧。”

“嗯……如果有事的话也不要紧。”小野田捏了捏T恤,“真波君很少打电话过来呢。”

“说的也是,东堂前辈一周给卷岛前辈起码打三通电话呢。”真波的语气有些上扬,“明明我们离的很近却也见面次数很少呢。”

“诶…嗯……不过真波君似乎总是很忙啊。”

“如果和坂道君更加亲近一点的话,坂道君是不会介意的吧?”

“当然啊……真真波君?”

被挂断了。小野田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又打起精神来,之前被卷岛前辈建议了准备去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准备和刚刚上课时搭话的几个人去吃午饭,或许能够分散一点注意力和苦恼吧。

因为一直是宅男的缘故交到的朋友并不多,但是每一个对自己来说都非常重要。但是之前学校之间搞活动的时候看见真波能够跟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就觉得有些……羡慕。当真波对身边的人说对不起我看见熟人了然后微笑着往自己这里走过来的时候,小野田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无足轻重了。

在看见熟悉的笑容之后小野田安下心来,殊不知真波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在那之后真波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小野田明白自己有多狼狈,却不知所措。真波被拉走的时候自己就跟在后面。最后还是和对方走散了。小野田一个人站在了学校中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受。

等了一会之后只好自力更生准备向身边的几个女生求助,刚说了几句就听到真波的声音再度响起:

“之前和坂道君走散了很担心呢,原来在这里么。”

语气平淡,但是似乎总有那么一点不快。

“抱歉……”小野田抬起头来,“果然还是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走呢。”

“那就跟紧一点吧,前辈们都已经在楼上了。”

望着忽然微笑起来的真波,小野田一瞬间有了看见烟花绽放的错觉。那笑容转瞬即逝,随即真波又换上了平时一贯的表情。

 

真波山岳脑海中又响起了东堂的话。但是此时此刻在思考也没有用,最后真波出了校门去了拉面店,吃完午饭之后决定翘了下午的课在商场里悠闲地过一天。主要还是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让人连挪开脚的兴致都没有。

“坂道君。”真波下意识地又打了一通电话,“现在有空吗?”

此时小野田正在和新认识的友人随性地聊天,也感受到了所谓无言以对是怎样的感觉。冷场的时候几个人各自想方设法的补救让人有点眩晕的感觉。即使如此小野田还是尽可能更加认真地和别人相处着。

刚说好了下午一起去出去活动就被真波这样的一个电话打乱了阵脚。

“还是说坂道君和别人有约了吗?”

“也不是啦……新认识的同学。”

“我没带伞,困在商场门口出不来。”真波有意无意的这么说了一句,“本来想要坂道君来接我的呢。”

“等等真波君你在哪里?!”

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然后向身后抛下一句抱歉。伞在大雨的浩势下其实并不能发挥什么作用,即使如此小野田还是遵从了自己的意志。对自己来说真波君无比重要,无论如何还是要赶到对方身边吧。

那么之前真波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觉吗?

小野田似乎感知到了问题的答案。

雨点密集地要命,似乎恨不得在伞上戳出千千万万个窟窿。路上的泥泞四溅,小野田的眼镜的镜片上也飘到了不少雨珠。跑得更快了一些,伞被风吹的有些变了形。

看见真波站在门口的一瞬间小野田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真波看见自己的时候轻轻地将身体向前倾了一点,小野田收下雨伞站到了台阶上,刚想要开口真波就圈过了小野田吻了上去。舌尖倾入的一瞬间小野田失了神,只是接收着这份情感,尽自己所能去回应。轻声细语堙没在了漫天的雨声中,小野田不由想到了蒂凡尼的早餐的结尾。忽然听到了真波的低语在耳畔回响。

“被坂道君抓住了。”

“所以。”

“也绝对不会放过困住我的坂道君的。”

 

END

评论
热度(73)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