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双向暗恋

对着暑假作业发呆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鸣子终于在小野田的电话中得到了救赎,对方邀请自己去家里一起解决作业,雀跃的心情随着一句“鸣子你要不要把今泉请过来?”而复杂起来。嘟囔了一句“谁要请那个假正经”就这样挂了电话。

最糟糕的莫过于此。

鸣子在手机里存了今泉的电话,电话簿上“假正经”三个字清晰可见。那是在放暑假之前部员们本着暑假约出来一起骑自行车的名义互相交换了电话和邮箱。鸣子陆续和小野田以及几个前辈这样交换了,到了只剩下今泉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实际上可以毫不介意地说:“假正经你的手机号是什么?”但是犹豫了些许时间却说不出一个字,连迈开脚都觉得有点微妙,在纠结了很久终于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对方占了先机。

今泉在存完前一个电话之后直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向自己点头示意了一下就从自己手里拿过了手机,抱怨才没说几个字对方就一脸淡定地把手机还给了自己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查了一下通话记录看见了陌生的号码,然后在几经犹豫之下输入了假正经的昵称。鸣子手机里的电话不多不少,唯独今泉一个人的号码是以这样的称呼存在哪里的。

熟知鸣子的人都知道,鸣子和今泉并没有像看上去那样关系不好。但也只有鸣子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对今泉抱有怎样的情感。实际上在鸣子发现自己暗恋今泉的时候实实在在地吓了一跳。毕竟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况且对方还是那个假正经。这才是更难办的地方。

这件事情在鸣子自己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为时已晚。每次在看见假正经和女孩子讲话的时候心情就会异常烦闷,但那只是预兆。就像是犯罪预告一般,但所有的剧情也和动画里面一样,就算做好了完全的戒备也抵不住将被偷走的心。

上课的时候觉得着实无聊,笔在手中打着转,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却看见对方的侧脸扬起,嘴角的弧度可疑至极,看上去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鸣子多少有点不爽,今泉却毫无预兆地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看了自己一眼。笑意倒是清晰起来。就像是忽然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足以让人失了神。

暗恋的情愫萌芽滋长,在时光中逐渐成形,在千百次这样的对视之后终于让这份情绪的主人感觉到了不对头。结果被小野田推荐的lovehime中找到了令自己几近吐血的答案。不过这也验证了某恶搞动画中的一句话。

“恋爱果然是高深莫测的。”

一向瞒不住事情的鸣子在这件事上倒是瞒得很好,毕竟自己和假正经的关系本来就是那个样子。为了掩饰自己表达了更多的不满,时时刻刻都像是想要吵架的模样,可是对方总在说了几句之后就住了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这样持续到了学期末。放暑假之后想到不用每天紧张地面对假正经就放松下来,但是同时伴随着同等重量的失落。

摁下通话键的时候总觉得心率好像快了那么一点点。

“鸣子?”

“小野田刚刚约我去他家解决作业,假正经你来不来?”

“……”那一头的声音沉寂了些许,“我们在哪里碰头?”

“拉面店门口吧。”

彼此之间心知肚明的地方,好几次训练完回家的时候两个人顺手在那里解决了晚饭。随便换了衣服就出了门,等到了的时候对方已经等在那里,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就顺着路走了过去,当中也没有多话。

这大抵也算是一种默契吧。鸣子这么想着却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被身后的人一把抓住了肩膀。

“干嘛?”自己的语气中带着那么一点不满,掩盖住了本来的紧张不安。

“等我一下。”

恢复到了并排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近,这让自己更加有了那么一点慌张。即使是触手可及的距离,也并不那么令人愉快。如果喜欢的不是假正经的话大概自己早就冲上去告白了,但是对方对自己来说却不仅仅只是同学那么简单。

是值得信任的队友,是很厉害的竞争对手,也是自己经常与之抬杠的人。但是看到对方被御堂筋挑衅的时候非常生气,第一反应还是先拦住那个家伙。

对话多数像是在吵架,所以突然告白的话——同样的场景放在自己身上或许还以为是恶作剧。

忽然觉得上坡路很长很麻烦,鸣子垂下了头。自己本来就不擅长爬坡。

 

今泉觉得自己和鸣子的相处方式越来越糟糕了。鸣子在自己看来总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家伙,但是最近好像这个活力过头了一点。总是莫名其妙地就抬起杠来,但是之后又尴尬到不行。

有的时候今泉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很享受和鸣子说话的这个过程,对方总是瞪大了眼睛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其实有点可爱——大概不仅仅是有点可爱的程度。综合自己和鸣子相识的这段日子以来自己所有的反常举动,或许有什么生根发芽了也说不定。

但是一锤定音的时候还是在被御堂筋挑衅的时候。自己确实对对方非常的恼火,结合一直以来压抑在心中的负面情绪险些爆发。那个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是鸣子。在那之后也一直呆在边上,说着一些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话。

当时觉得心烦至极没有多想,却永远记住了那个笨蛋笨拙的举动。

“一不小心”告诉了小野田自己的烦恼,小野田作为一个老好人自然是决定帮助一下自己。交换电话也是小野田提出来的,包括今天的邀约。鸣子那家伙完全不知道。虽然多少觉得自己有点狡猾,但是今泉还是这么做了。

早就察觉到对方对自己并不是没有好感,只不过没有发觉罢了,但是等着那个笨蛋自己领悟到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自己这个时候冲上去表白不吵一架才有鬼。毫无疑问地是在一日又一日的相处中收获了更多。

到了小野田家意外地看见了箱根的真波来串场,或许只是为了三个人不那么尴尬。今泉是早就把作业写完的人,只是单方面地借给他们参考罢了。真波饶有兴致地在研究小野田家里的游戏和手办,刚刚坐下来,就看见鸣子毫不犹豫地在小野田身边落座了。就连研究问题也直接问的是对方。

小野田尴尬了些许,但是很快他就找到了救星找真波去了。一下子只剩下两个人在桌前。今泉一边翻着小说一边就注意到了鸣子似乎对着一道物理题在纠结。而且似乎纠结了很长时间。

不经意往鸣子附近靠了一靠,对方却警觉地抬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个要套另一个公式组成方程组才能做。”

就这样说了一句,迎来对方的目光。

“原来是这样……什么嘛。”鸣子看着今泉,又撇开了视线,“你作业都写完了干嘛过来?”

“来看看你这个连作业都没怎么动的家伙。”深谙和鸣子对话的技巧,看见对方的眉毛一挑就明了了。

鸣子却沉默不语了。事实上假正经在自己身边好像更加没有办法认真写作业了。对自己而言这才是大麻烦。不如说假正经这个人本来就是个很麻烦的家伙。自觉烦躁起来,又忍不住转起手中的原子笔。墨水点点落在习题本上,鸣子蹙了蹙眉,觉得更加郁闷了。此时此刻小野田和真波已经在愉快地玩马里奥完全抛弃了自己。

在这样的气氛下过了一个下午,今泉依旧时不时指点自己,慌乱地接受了之后虽然效率并不怎么高但是好歹也完成了不少,小野田本来自己也写了七七八八倒也没有多少问题。真波表示自己要留在小野田家多呆一会,自己就和假正经这么上路了。

走到车站的时候提出了一起吃晚饭的邀请,两个人去吃了回转寿司。一路上气氛还是有点奇怪。偶尔鸣子说了几句话对方也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状态。

“假正经你到底在发什么呆啊?”鸣子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话。

“抱歉。”今泉只是看向鸣子,“说起来,好像也就你作业没写完了吧。”

“……”鸣子忽然觉得自己是个笨蛋,对方根本在驴自己。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明天一起去图书馆,下午骑自行车去?”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啦。”鸣子在听见自行车之后就完全没有再多考虑一口答应下来。反正就算自己再怎么纠结还是喜欢假正经那个家伙,都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了。暗恋这种事情真的是好麻烦。要不就破罐子破摔算了,反正开学之后还会重新分班,到时候说不定就相处更少了。

分开之后今泉只是叹了口气。

 

第二天的时候两个人在图书管里消磨了不少时间,鸣子解决了大部分费脑子的作业。等到去吃饭已经是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彼此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迷之沉默的气场,若是熟人在边上一定会相当震惊。

“鸣子?”

看见鸣子夹起了一块叉烧又任凭叉烧掉入汤汁中不禁有些无奈。

“呐,假正经。那个,如果我说……”

“说起来鸣子……”

今泉似乎意识到鸣子要说什么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却又顺其自然地和不打算再犹豫的鸣子异口同声地说出像是约定俗成却又从未排演过的,台词一般的话语。

 

其实今泉和鸣子都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明明经常互相莫名其妙地就拌两句嘴,也经常在赛道上互相拼了命似得竞争。

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默契比什么都强,强到连暗恋这件小事也是同步发生的。

过了热闹的午时拉面店里其实异常的安静,两个人的声音就这样重合了,那话语掷地有声,击打着少年们心中宁静的湖面。

 

“我要是喜欢你你会怎么想?”

 

END



早晨看了个盾铁的视频被甜的不行,看到有人提双向暗恋梗就忍不住写了今鸣.......

评论(5)
热度(82)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