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Trouble

(壹)

吉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冤家。从幼儿园开始,吉尔就一直纠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活在这个死女人的阴影下,没错,无所不能的本大爷怎么会随便被一个女人压在脚下呢?无数遍这样思考过以后吉尔再次审视现在的处境,对面的伊丽莎白笑得一脸天真。切,又输了,阿列,几胜几负呢。好像是0胜354负来着。原来本大爷这么男人让了伊莎这么多战本大爷我真是太帅了——

“不是玩了吗你这八婆!”

“不许躲!”

你这家伙在前天不是已经注意到自己性别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可怕!吉尔在心里腹诽着,伊莎似乎还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吉尔啊——”

“欸,白色的。”

“你往哪里看啊啊啊!”

老天保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这家伙出生这么多年第一次穿裙子啊。之前说她穿裙子像人妖是不是过了呢哎呀其实还是挺好看的但是被她欺负这么多年要称赞果然还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告诉我这么快就看到——吉尔伯特`贝什米特的内心独白还没完就被伊丽莎白有一锅子拍了下去。

从此吉尔伯特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能随便看女生的裙下,即使看到了——也要装作没看到。

 

多年之后吉尔回想起这一幕还是感慨万千。但至少在一开始的日子里他们还不时这样剑拔弩张的,翻开日记本第三页就能看到。

哦!本大爷今天也像小鸟一样帅!但是这么帅的本大爷今天碰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麻烦。本大爷觉得自己遇到了一生的宿敌。伊丽莎白`海德薇丽,抢了我一块鸡腿的男人。

 

吉尔对新来的同桌很感兴趣,对方一头金发,说话有几分粗糙的感觉,似乎是个可以做敌人的人。实际上是个很棒的相遇。初露锋芒的夏日,燥热感不止一些,到处都是喧闹的声音。吉尔一个人坐在幼稚园的后排座位,哈哈,本大爷就算没人陪也很快乐哈哈哈哈。

“我是转学生伊丽莎白`海德薇丽。”

孩子们被阿尔带的新式飞机吸引了注意以至于大家都没发现伊莎。吉尔也是在那一瞬间忽然想去跟这个人打招呼。对方的拘谨让他也感到紧张,结果在发现伊莎意外的豪爽之后顿时有种被颠覆了三观的感觉。

明明前面看上去很无助,

这个时候吉尔其实已经隐隐感到自己惹上了这辈子的大麻烦。

 

(贰)

吉尔曾对伊莎说过自己以后要当作家,结果生平第一次被伊莎表扬。他觉得伊莎既然这么想自己必然要好好完成这个梦想了,结果在文学社看到伊莎一脸端庄的坐在那里时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太悲剧了。

到现在明明没活多少年但每一天都会有个名叫伊丽莎白的冤家在自己身边。

彼时吉尔还没弄清楚自己对于伊丽莎白的存在有什么样的感想,直到他看见罗德里赫牵起了伊莎的手,他想他明白这是什么了。

直到他们分手。吉尔看到伊莎一个人在教室里。

“那家伙欺负你了。”

“才没有。”

“看到吧本大爷说那种优雅的男人永远是不靠谱的。”

“你也没差。”

看到伊莎没有哭吉尔松了口气。

我说你自己选择那种人为什么要本大爷来安慰你呢哎你这种井底之蛙永远只会看到那种弱不禁风的小少爷本大爷是为了你的难得鼓励才这么努力学文学这次还拿了奖回来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在意了呢——

明明是自己的主意,一个不小心又变成了因为她。

这家伙究竟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了。

吉尔的内心独白一如既往的多,但是他还是看着这条裙子,说起来是为了约会特别准备的呢,跟她第一次穿裙子差不多呢。

“夏天还没到啊你这蠢女人。”

“要你管。”

然后就披上了吉尔的披肩。

 

(叁)

“话说见旧情人真的不要紧吗?”

“你不是在嘛,否则干什么吃的。”

“喂,你今天还是有点不对啊。”

“反正有错都是你的错(时臣:太好了不是我的错)。”

“喂喂——”

 

“我说。”

“什么。”

“听好了本大爷只说一次!”

“本大爷自从小时候就遇见一个麻烦,但是本大爷善良帅气没有推开这个祸害以至于越陷越深然后——”

“。。。”

“死女人和我在一起吧。”

“敢分手你这辈子都死定了吉尔伯特!”

 

END

 

 

 


评论
热度(1)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