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orth mentioning

Here comes the sun【短】

高中毕业那年暑假荒北去了图书馆打工,起因不过是母亲的一句无心之言,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不如出去打工,结果路过家里附近的图书馆的时候看见招聘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这么做了。现在想来不过是脑子一热,不过也让无所事事的自己有了点事干。

所幸的是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会过来,想到这里刚刚整理完书坐下弄电脑的荒北理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地立下了这样一个flag。当他看见新开推门进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立马转过身去,一边嘀咕着我为什么要躲就悄悄坐了下来,感觉得到狐疑的视线在自己这边扫了几眼,等到没事之后才侧过身去。

新开坐的位置正好背对着自己,荒北松了口气。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事实证明脑子一热的那股劲还没有缓过来。荒北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现状还是决定等会见到新开的时候尽量弄出若无其事的反应。说句实话被发现打工其实到也没有什么羞耻的,但是对方是比较要好的友人——姑且算是吧,况且其实图书馆的打工似乎一直不太符合自己的形象。

想到这里荒北的心情有点复杂,他坐下来开始操弄电脑的操作系统。所有的登记数据都整理的井井有条,荒北打开了系统。输入工作登记号码后抬头向对方看去——对方似乎专注于书本并没有东张西望。那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书的,荒北这样想着挠了挠头。他对新开最深刻的印象不过就是能量棒,能量棒,能量棒。但是喜欢看书这一点似乎并不知道。

不过那家伙也没怎么提起过,所以不知道也是件很正常的事。像是忽然掌握了别人的秘密一般,荒北觉得有那么一点欣喜,却不知从何而来。

那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新开隼人。

暗骂了自己一句只好打开了易拉罐,小心翼翼地为了不割到手,,看见扣在手指上的拉环,荒北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新开隼人喜欢推理小说。在他合上家里的第33本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书之后决定去借书。比较方便的图书馆有好几家,新开却没由来的将目光锁定在一家上。上一次和荒北出去的时候路过了这个图书馆,记得那个时候荒北似乎非常在意的样子。

不记得荒北有去图书馆的习惯,但是那么在意总是有原因的吧。

想要知道原因。

刹那间自己的想法一闪而过,捕捉到这一点的新开觉得不太妙。说起来自己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似乎是喜欢荒北靖友这个人,不过说到底自己也没有几分自觉的样子。每次靠近荒北的时候都被对方以好烦啊你到底想干嘛来回应,然后非常不情愿地接受了自己的好意。但是似乎每次轮到自己困难的时候确实毫不犹豫地出手。

就算不是那种感情应该也非常看重自己。

不过自从毕业以后其实自己还没有找荒北出去过,以对方的性格是觉得不会请别人出去的。想到这里新开无奈地笑了一下,把对方叫出来干嘛呢,吃能量棒吗?

结果在第二天到那里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生,新开决定中午出去吃饭然后再回家,上了三楼之后发现坐在那里的图书管理员似乎有点眼熟。这个背影蛮像荒北的啊,新开看了几眼后这样想道。只是感觉荒北并不像是回去做这种事情的人。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也说不定,反正等会借书的时候也是需要跟对方讲话的呢。

新开万万没想到,那还真的就是荒北。

 

“拜托了,是这两本。”新开低下头来,“欸,是靖友?”

“啊啊算是吧。”荒北极不情愿地看了一眼对方勾起的嘴角,“只是受了老妈的要求来打工而已。”

闲聊了几句之后新开准备离开,荒北忽然递过来一把伞。

“现在还在下雷阵雨反正我要很晚再走借给你又无所谓。”荒北啧啧了几声,“到时候你再还给我就好了。”

“3Q.”新开了然地进了电梯。一下子有点烦躁起来。

夏日的雷阵雨从来是不分时间地,看着哗然而下的雨水新开最终拿出了还没有吃的能量棒。

 

荒北在送走新开之后松了口气,心里却又多少有点失落。一个下午的时间却也是百无聊赖。所幸的是新开离开之后雨倒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停下来了,来得也快去的也快,正如这一次和新开出其不意地相遇。

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

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了,这样尴尬的经理一次就够了。相信新开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等到荒北出门的时候外面已是夕阳斜照的另一幅风景,然后他看见对面新开慢悠悠地过来了。

“下午在外面逛了两圈。”

“回家吧笨蛋。”荒北一把拿过雨伞,“现在太阳倒是蛮好,就是晚了点。

“嗯。”

Here comes the sun.



END

评论
热度(20)

© alphbet | Powered by LOFTER